销售经理揭露:专业线护发素 成本10元卖150元

来源:华体会体育手机端APP 作者:hth华体会最新app下载 发布时间:2022-06-11 19:38:48

  美容美发店里用的“专业线”产品,粗制滥造,假冒谎称“国际名牌”,地下交易泛滥,暴利惊人。一名化妆品销售经理揭露—

  美容美发店里的“专业产品”,身价常常上千,身份却很神秘,消费者既看不到电视广告,也看不懂包装上的英文介绍。

  “那些产品走的都是‘专业线’,不做广告宣传。”张业贤,在一家化妆品公司摸爬滚打多年,很了解圈内的“潜规则”。

  走进街头任何一家美容美发店,几乎都能看到“专业产品”,或号称“国际名牌”,或标榜“独家秘方”。仔细端详,满眼外国字母,全是没听到过的牌子。再看价格,都挺贵,做一套项目动辄上千元。

  奇怪的是,各家店很少有重复的“专业品牌”,但几乎家家自称“独一无二”“神奇功效”。不少消费者只好“投降”:“质量、成分、价格,反正都搞不清楚,随便你们‘专业讲解’吧。”

  张业贤介绍,从上世纪80年代初美容院在中国开始时兴,产品销售就分为“日化线”和“专业线”。“日化线”产品主要进入超市、商场,靠广告、柜台活动等手段促销,价格透明度较高;“专业线”产品由生产厂家通过代理商直接销售给美容美发店,不公开宣传,价高价低全由店家自己定。

  张业贤透露:“在西方国家,‘专业线’卖的都是行业权威产品,销售模式比较规范;在我国,这种模式却走样,已经演变成了不公开的地下交易。”在“专业线”幌子的掩护下,地下交易泛滥,商家为牟取暴利,在产销各环节层层加码,价格水分很大。

  以“档次较低”的“专业线”护发素为例,厂家包装费2元,膏体8元,成本10元;卖给代理商,要价20-30元;代理商卖给美容美发店,涨到50-60元;美容美发店再开价,起码150元。“从出厂到消费者手里,价格涨100倍不稀奇。”张业贤说,为减少中间环节,多赚钱,有些美容美发店使出“绝招”:直接从厂家进膏体,再从别的渠道买散包装,成本可降到10元以内。

  算下来,卖一瓶至少赚140元,除掉人工、房租、税收等费用,有100元利润。“护发素还是比较便宜的产品,面膜、洗面奶、美容套装之类,利润更要翻几番。”

  “这就不好说了,多少总有点效果,反正多数女性顾客做美容,图的是个感觉,心理作用比实际效果更要紧。”张业贤说。

  张业贤的名片十分特别,小小卡片上,他的名字缩在一旁,整齐排列的品牌标志占据了大半空间。一一数来,竟有11个品牌。

  他透露:“这些都是我们公司的产品,不算多,牌子多的厂家,有几十个呢。”全国有几千家化妆品企业,许多厂家都有多个品牌,国内品牌总计有数万个。“走商场超市的‘日化线’化妆品企业,必须培养消费者的品牌忠诚度,尽量做大做强一个品牌;我们走‘专业线’的,不需要考虑把一个品牌做大,反而是牌子越多越能从经销商那里圈钱。”

  有的企业既想投身此行,又缺资金,于是想方设法逃避正规企业的准入门槛——采取委托加工(OEM)方式,让已取得生产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的企业代为加工。

  张业贤说,我国有上万家化妆品加工厂,基本不自创品牌,业内有“一拖百”之说,即一家有执照的工厂代加工上百个不公开的品牌,并提供生产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。于是,在“专业线”产品的地下交易市场上,数不清的杂牌泛滥成灾。“到底有多少种牌子,难以统计,反正花几万元就能造一个新品牌。”

  张业贤说,这些杂牌货的源头,大都是广东、浙江等地的乡镇企业。“其中大概60%集中在广东。”在广州、深圳郊区的一些乡镇里,很多厂家打着“中外合资”“世界名牌”的旗号生产“专业线”产品。这些厂证照齐全,但生产设施简陋,原料质量低劣。

  有些“中外合资”企业只是在境外注册一个商标,用的是国内工艺、国产原料,也号称“进口”;有的企业连厂房也懒得开,完全让小厂代加工;还有些小企业,闭门造车,随意捏造各种“世界名牌”。

  接的单子一多,一些加工企业懒得为每种产品单独配料,开始偷工减料——生产同一种产品,再分装到几十个不同牌子的包装里,供应给不同的企业。

  “我听到的最夸张的个案,同一种洗发水,换了36种包装。这么多品牌,从几十元到几百元,都有。”张业贤说,“万一碰到消费者有疑问,就赶紧出新产品,其实只不过将原料按不同比例再次调和,或干脆换个包装,然后炒作新概念,吹嘘有效成分,听起来很神。”

  按照这种操作模式,那些OEM厂家的代加工变得非常容易。“一年推出几个系列产品,很正常,精力主要花在策划产品包装上。”张业贤指出,不少产品的成本主要集中在包装上,包装往往比里面的膏体还贵。劣质化妆品穿上精美的外衣,立刻升了好几个档次。

  张业贤还透露,在国内的化妆品包装市场上,几乎可以找到全球所有的化妆品容器。“同一种产品,装进什么瓶子,就能卖什么价格。”

  《化妆品中有毒有害物质的检验方法研究》日前通过专家鉴定。课题由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承担,提供15种方法精确检测化妆品中可能存在的80种有害化学物质,包括:16种禁用激素、24种限用防腐剂、17种香精香料、9种禁用四环素类抗生素及双香豆素、环香豆素含量、二烷残留量及牙膏中三氯甲烷残留等。

  激素类:雄激素、雌激素、糖皮质激素、孕激素等,添加在化妆品中,有去皱、嫩白皮肤、增加皮肤弹性的效果。但长期使用可导致骨质疏松、肌肉萎缩等。

  防腐剂:化妆品中加入适量防腐剂,可抑制微生物生长,延长保质期。但添加过多,会伤害皮肤。

  香精香料:双香豆素、环香豆素等有草香味,曾被广泛作为香料。但近年有研究称,这两种物质易与紫外线发生作用会变质,可能损害肝脏,但我国以前对此没有检测方法。

  四环素类抗生素:具有杀菌、抑菌效果,有些消炎杀菌的化妆品中可能添加。毒性较大,以前较难检测。

  三氯甲烷:可迅速溶解脂肪、油脂,但有毒性和致癌性。研究发现,三氯甲烷残留在牙膏中的可能性较大,属牙膏原料中的禁用物质。

  国家即将推出80种化妆品毒害物质检测标准,无疑是好消息。但是,在一个产品泛滥、逃避监管的地下交易市场,标准如何实施?

  上海目前没有美容美发专业产品市场,地下交易泛滥,致使美容美发产品杂牌不少,市场准入机制难以建立。“准入”的好处是,市场规范了,消费者的权益可得到保护。以燃气热水器为例,全国数千个燃气热水器品牌,由于建立了市场准入机制,只有约30个进入上海,市场较规范。整肃上海美容美发专业产品市场的关键,是取缔地下交易,建立产品准入机制。

  只有交易公开化、产品准入设门槛,才能有效监管,淘汰杂牌,催生国产名牌;检测80种化妆品有毒有害物质,才能真正落到实处;消费者的信心,才能恢复。

  一些规模较小的美容美发店,受到消费者的质疑最多。其实,这些中小店主有苦难言,连连喊冤,说自己也是受害者。顾女士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,她6年前开出一家理发店,生意惨淡,2年前被迫关门,改做美容生意,依旧生存艰难,只能靠熟客维持生计。昨天,她在电话里对记者连倒苦水。

  “刚开始,我店里进的洗发水,都是些杂牌‘专业线’产品。没过多久,混不下去了,大多数顾客不买账,怀疑我的产品质量。那些连锁品牌店用的东西其实和我差不多,但人家有名气,还能坚持。”

  “我只好买最好、最正宗的‘专业线’品牌,比那些大店家投入更多成本,但是没用,我很快发现,像威娜、汉高之类的名牌,到处都有假货,啥人做真货啥人亏本,就算我用真货,顾客照样以为是假的。”

  “最后,我只好不用‘专业线’,改用‘日化线’产品,到大卖场买沙宣、海飞丝。没想到顾客还是不相信,伊拉怀疑我买的是桶装假货,夜里偷偷摸摸装到散装瓶子里的。”

  顾女士说,在她们这行里,诚信已经不值钱,信任危机十分严重。“老实人做生意,反而更难”。假作真时真亦假,当这场信任危机席卷整个行业时,杂牌、假货、暴利等一系列恶性循环随之愈演愈烈。(记者 曹刚)

上一篇:一个国家一个水 全球好用的爽肤水对比 真正好用的爽肤水推荐 下一篇:洗发水的成分 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儿